交通运输部:原则上要求所有入境外籍司机当天返回


“我现在身体情况很好”,樊瑞介绍,接种疫苗的志愿者们还组建了一个大群,现在群里已经有100多人。大家会交流身体出现的反映和变化,熟悉之后也会聊聊工作和生活,“还有人聊了之后才发现是邻居。”

3月22日,隔离后的第4天,樊瑞发布了第一条微博,此后他不定期在微博上记录自己的生活和心情。3月28日,他写道“作为一个定居武汉的江苏人,有一种安排叫做缘,我能参与此次临床研究,真是冥冥中自有天意啊!”微博配图里有一张接种日记卡,卡片的落款上署着江苏省疾控中心与湖北省疾控中心制。

接种疫苗前,樊瑞在武汉做志愿者。

3月29日,接种重组新冠疫苗的第11天,樊瑞准时8点起床,记录下自己的身体状况,看新闻、学吉他、远程办公……再过3天,他将结束14天的集中隔离期。

樊瑞说,等试验结束后,他想回趟江苏看看父母。这次疫情,对他触动很深,感受到了人与人,城市与城市之间的大爱。樊瑞表示,希望自己以后也多做一些公益。他还想有时间走一走湖北周边的地级市。“这次疫情很多城市对口支援湖北,来支援的医护人员离开时,我看到了当地的淳朴民风,我想以后多去看看。”

一个人一间房的隔离生活,也挺“热闹”。

当地防指:隔离期未满,非新冠定点医院会拒收

“今年疫情刚爆发的时候,父亲舌头就开始出现淀粉样变性,口腔溃疡,浑身关节剧痛,四肢肌肉萎缩,无法独自站立。”王先生回忆,当时自己便开始找医院做治疗,但那时连透析的医院都很难找,因为疫情严重,很多医院被征用为新冠肺炎定点医院,最终联系到武汉市普仁医院 ,“但那边治疗不了我父亲的原发性基础病,只能做透析。”

“在肺科医院检查各项检测结果正常,CT显示他肺上可能确实有阴影,但是不典型,就是不像是新冠肺炎,”王先生回忆,“肺科医院的医生说不明白我为什么带他去,我说协和医院把他报上去说是疑似。”

住进隔离点的第一天,他期待着窗外的鸽子“转角遇到爱”;他为能吃到热干面感到开心,“虽然有点干,但这是封城之后第一次吃”;他还特意带了一把吉他,每天10点左右,开始对着手机学习。另外还要远程办公,处理一些工作上的事。